文章列表
今年5月
2020-01-16 02:4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黄桂芳庭上称,儿子2011年8月从澳大利亚留学回国后,黄家与段家一起吃饭,段忠球即提出安排黄全成到其公司工作,“儿子决定去了,段老板说不急,你先休息一下,留学出去两年了。”同年11月黄全成才去上班,黄桂芳说段老板还说要从8月份开始算工作时间给工资,他就没有同意。

据黄桂芳此前供述称,2011年8月儿子回国以后没有工作就想买部车,“我原来想给他买部二手车或者十几万的通勤车,但儿子都不是很满意”,“一次看车展时我就跟儿子说丰田汉兰达容量很大,适合一家外出,你可以打电话问问段忠球”,“后来段知道我儿子要买车后就表现得很积极,就说他会给我儿子买一辆,我当时清楚这样做肯定是违法违纪的,曾经犹豫过,但最终为了满足儿子拥有一辆车的愿望也同意了”。

黄桂芳此前的口供还坦承,也是在段忠球被调查后才虚构合办协议,上面只有儿子的签名。段忠球的证言也表示,不曾见过包括给黄全成配车、借款买商铺和合办公司说明的三份协议。(记者魏徽徽)

no.1送车

黄桂芳的证词中还称,事后他担心被查出,就让段忠球写了一份单位配车的协议,他亲自修改过,注明车是公司配给他儿子的专用车,以后万一有人查可以有借口,时间则倒签为2011年8月25日。据悉,该车包牌33万左右,段给了34万。

糖衣炮弹

在此期间,黄桂芳先后三次通过其儿子黄全成(另案处理)收受惠康公司总经理段忠球(另案处理)以银行转账方式贿送的人民币174万元,其中个人购买汽车34万元、投资商铺40万元、注册合办公司100万元。

据黄桂芳在侦查阶段的供述,2009年底一天段忠球请吃饭,送10万元希望黄桂芳在保洁项目监管给予关照,黄桂芳说“我推辞不下就收下了,过了一两天,我就把这个钱退了”。段忠球没有就此罢休,下半年黄桂芳在天河龙洞的房子刚装修,但还没有买家电,段就主动买了价值人民币10万元电器和家具送过去,结果事后黄桂芳拿出10万送了回去。

no.4合办公司

然而,黄桂芳昨日庭上翻供,对供认犯罪的口供均不予认可,声称这些供述是侦查人员编写出来的。“我这个年龄层为什么还违心认罪,没有人相信,虽然没有对我严刑拷打,但是有精神折磨。”黄桂芳说,“他们以我儿子的命运相威胁,如果不配合、不认罪,就要我儿子承担责任,父子同时过堂”。他还要求公开审讯的同步录音录像。

黄桂芳现年56岁,因患严重心脏病获取保候审,庭审时他身穿白色运动服,在众多家属陪同下到庭,左手腕还带着医院的条码手带,庭审时还拿着一支笔,一边受审一边在起诉书上做笔记。今年5月,广州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被纪委立案查处,随后牵出黄桂芳在内的天河、海珠、越秀、花都区城管局六人,形成系列案。

翻供抹泪称被以儿子前途相威胁

随后,段忠球称中大布匹市场有升值空间,将40万转给黄全成买商铺,当时是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到了2012年4月底,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张建国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段忠球也被调查,黄桂芳担心也被调查,就叫儿子起草了一份虚假书面借款协议,并倒签时间到2011年。

2009年至2012年4月间,黄桂芳在广州市标准环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接和经营广州市越秀区市政道路清扫保洁服务和公厕管理服务项目过程中提供便利,还先后十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吴某(另案处理)贿送的购物卡面值共计人民币31000元,现金共计人民币7000元。

no.3买商铺

黄桂芳有一份亲笔供词,题目叫《我的交代》。黄桂芳声称这是办案人员拿着前面的供述让他抄的,并情绪失控,当庭抹泪哭泣,但表示不需要休庭。尽管儿子黄全成的口供也是认罪,黄桂芳则称儿子的证言也不是真实的,他认为自己没有收段忠球的钱,不构成受贿罪,虽然收了另一行贿人吴某的购物卡,但其记得只收了4次,共1.4万元购物卡和5000元现金。

黄桂芳口供称,写了这个协议时已经联系不到段忠球了,所以协议一直放在自己家里。按照常理,借条应该由所谓的借款人保管,所以在2012年五一前后,他就让儿子联系段的女儿,将倒签的借条给她,同时凑齐40万元让儿子转到段忠球的账上。

no.2谋职

至于合办公司受贿100万,黄桂芳此前的供述也是供认不讳。口供称,考虑到儿子多次提起保洁公司工作简单、枯燥,干起来没什么意思,想尝试让他做不同的业务,而自己家里出资又没有那么多钱,最终禁不起诱惑,同意全部由段忠球出资200万元合办公司,各占一半股份。

直接送的都退了通过儿子间接收

黄桂芳于今年5月21日被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据指控,2011年10月至2012年4月间,黄桂芳在担任广州市越秀区市容环境卫生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广州市越秀区城市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期间,利用组织越秀区市容环境卫生局、城市管理局行政业务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广州市惠康物业清洁有限公司(下称惠康公司)承接和经营越秀区市政道路清扫保洁服务,以及公厕管理服务项目过程中提供便利。

黄桂芳供述中说,“段想和我搞好关系,在监管时不要太严格,让他顺利完成结算,但因为我多次拒绝收他的好处,后来他知道我儿子从澳洲留学回国之后没车没工作,就积极联系我儿子以便讨好我,三次以买车给我儿子开,出资合办公司、投资商铺等名义接近我儿子,并安排我儿子在他的公司上班”,他坦承,“办这些事时儿子也跟我讲过,我自己也犹豫过,但是最终还是禁不住段糖衣炮弹的攻击,同意了我儿子通过上述各种名义的贿送”。

此前黄桂芳供述,当时考虑到利害关系,段忠球就让黄全成到自己的下属保洁公司,每月工资8000元,相当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水平。段忠球的供述也称,下属公司业务单一,并不需要招聘留学生。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uitai168.cn山东省乐陵市从粗鸥贸易代理有限公司 - www.huitai168.cn版权所有